“自然灾害和病虫害对农作物的影响最大,也是老百姓最关心的。”江苏省南京市汤农农业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时西福从事种植业三十多年,每一季的病虫防治他都尤为上心。
过去…
“自然灾害和病虫害对农作物的影响最大,也是老百姓最关心的。”江苏省南京市汤农农业种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时西福从事种植业三十多年,每一季的病虫防治他都尤为上心。
过去,在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下,每个生产主体的“自行其是”让时西福深有感触。汤泉农场地处江苏浦口区,紧邻安徽省全椒县,每次全椒出现了病虫害,传到汤泉农场的种植户耳朵里,他们往往本着“别人生病,我也要吃药”的想法打药。一季算下来,最多的时候防治能达到11次,唯恐漏打了哪一种。
2007年,时西福组织成立了汤农农业种植专业合作社,专门组建了自己的“治虫队”,从种植户中选择能干的为社员防治病虫害,效果却不甚满意,由于存在预防的急切心理,再加上专业技术的缺乏,农药使用依旧靠“量”取胜。
然而,今年时西福却不用那么费心了,他们请来了专业的植保团队。合作社与南京艾津植保公司合作,把病虫害防治全部交给了植保公司的团队。“开始还有些担心,怕防治不到位,担心产量低。现在可以完全把心放到肚子里了,其他地区稻瘟病发生较为严重,我们这里基本上没有发生。而且在水稻生长季农药平均使用3~5次,总体使用量下降30%~40%。”
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同样是开展植保服务,艾津公司更多选用高效低残留农药,在技术方面还给我们派驻了三名大学生,长期驻守在我们的农场里,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高素质人才,能在关键时期对虫下药,卡的时间点准。”抓准关键节点,比大而无当的防治效果明显好很多。
“另外他们的专业植保器械也是吸引我们的重要原因。”时西福介绍,一些效率高的植保器械,如自走式植保喷洒机比老百姓用的喷雾器雾滴更细,也更加均匀,合作社自己购买的话成本却比较高,“农药的利用率高了,使用量自然就能降下来。”
54岁的凡増明是合作社社员,今年种了200亩左右的水稻,往年打农药时,不仅要额外雇工,夫妻两个还要亲自上阵,结果都累得不行。今年可美了,“有了病虫害防治服务,我自己当上了‘甩手掌柜’。”凡増明把植保工作都交给专业的防治团队来做,半天就能帮他全部完成,而且更加精准,也更均匀。在今年水稻稻瘟病发生严重之际,凡増明田里的产量稳定在每亩700公斤,而且比未参加统防统治的农户用药次数少、产量高。
因为对他们的服务满意,凡増明还不断向周边的农户“推销”,现在越来越多的社员跟凡増明一样,当起了“甩手掌柜”。在汤农农业种植专业合作社的引领下,浦口区积极推广绿色防控和统防统治,尤其在示范区内,病虫危害损失率低于3%,化学农药使用量减少了20%,化肥使用量减少了15%。

Autho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